【大学的正确打开方式】朋辈教官 别样的迷彩飞扬

迷彩飞扬,青春绽放。10月8日,我校2018级新生迎来了他们大学生活中的精彩一课——军训。与他们预想的不同,这批军训教官除了武警,还有一批特殊的教官,他们是高年级的学长学姐,这其中退伍复学学生占了大多数,他们以军人之姿展别样风采。亦官亦兵、亦师亦友,青春热血在这里沸腾,爱国精神在这里汇聚。

细致暖心“魔鬼教官

刘宏阳,外国语学院2014级本科生,三营十连一排教官,学员眼中的“魔鬼教官”。“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争第一的部队不是好部队。”军训第一天,刘宏阳就这样对自己带的“兵”说。刘教官的“魔鬼训练”也从此拉开帷幕。军姿、敬礼、正步走,动作要标准,身体不能僵硬……甚至踢腿时也要求每位学员脚下都必须放置一个矿泉水瓶,严格的高度要求把一帮偷懒的“刺头兵”治得服服帖帖。

但是,“魔鬼教官”也有他细致暖心的一面。他说:“训练不是蛮干,要使用合理的方法。”比如,他发挥女生协调性好的特点,给男生进行特训。他也经常关心学员,考虑他们的感受,适当调整训练强度,每天训练结束后还会提醒他们回去泡泡脚,天冷了可以把军训短袖换成自己的毛衣长衫,和他们拉拉歌,做些小游戏。

他曾经也是一个小兵,而现在,他有了自己的小兵。对刘宏阳来说,这些小兵是他独特而又美丽的回忆。他希望,在大学生活中,这些小兵们能砥砺奋进、逐梦前行、全面发展。

初心不改的戎装硬汉

曹迪,安徽蚌埠人,机械与汽车工程学院14级本科生。受当过兵父亲影响,从他懂事起就在心中埋下了一颗参军入伍的种子大一时,一通来自当地武装部的电话,引领着他走向一条不一样的道路……

到部队,曹迪很不适应,超负荷的体能训练酷热难忍的天气条件、远离父母的思家之情,都让他苦不堪言。可是他在坚持,为着心中那个携笔从戎的信念在坚持。回想部队生活,虽苦犹荣。他清楚的记得2016年7月22日的任务那天,持续一天一夜的大暴雨让北京遭受巨大灾难,曹迪所在部队接到上级命令,原地待命,随时准备支援受灾区域。整个营队坐在车厢,表情肃穆,他在焦虑的等待中从夜里11点待命到第二天早上8点。他回忆这次任务时:那一夜漫长的等待虽然焦心,但是我心里明白,只要没有行动那就说明灾情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在部队他从不忘记自己不仅是一个兵,更是一个从安徽工程大学走出去的兵,代表的是学校的形象,他在部队认真完成每一个动作、每一次任务,为学校增光添彩。现在他回到了学校,他告诉自己所带的“兵”:“学校是每一个学生的学校,无论何时,我们都要身体力行的维护学校的荣誉。”

“替父从军”飒爽女兵

短发干练,这是纺织服装学院16级本科生张萌给人的第一印象。和大多数人心中的参军梦不同,她似乎是“替父从军”,父亲有个军旅梦,懵懵懂懂地就被父亲入伍她笑着说:入伍之前,对部队、军人毫无概念。但是入伍后,我不后悔,两年的部队生活让我终生受益。

张萌好像天生就是一名话务员,学习能力强、记忆力好的特点在她来到部队后被发挥到极致。作为新兵的她,通过短短一个月的训练,就达到了其他人训练三四年的水平。每个任务她都完成的很出色,一个星期甚至还获得好几次安排活动的机会,她还帮连队拿到时隔三年的知识竞赛一等奖的荣誉。张萌的战术训练也很优秀,尽管条件艰苦,天气严寒,但她不喊苦不喊累,从最初爬几楼梯都会喘,到现在一口气能做100多个俯卧撑。

“两年的参军经历教会了我很多,但我觉得我需要学习更多的东西,所以我回来上学了。在这里,我将会把在部队里学到的不懈奋斗精神和神圣的使命感融入大学生活中。在这里,我还要把在部队里学到的吃苦耐劳品质传递给学弟学妹。军训是他们的入学第一课,我一定会对他们严加要求。说到担任新生军训教官一事,张萌倍感责任重大,表示自己一定竭尽全力不负学校所托。

据悉,今年新生军训,学校武警加学生的双教官模式每个连都由一名武警和一名学生带训,一共聘任69名优秀学生,其中包含退役复学学生42名和国旗班学生27名。学生处学生教育管理科刘畅老师说,采取这种“双教官模式”,不仅能协同开展国防教育、提升军训实效、加强征兵动员宣传还能充分展现退役同学的风采学校一道靓丽的风景,一张特殊的名片。

(文:查桂义、张静朵;图:刘培开;审核:孙浩然、张开炳)